今天是

校友风采

我在时间这一边,你在世界那一边——线上采访苏书学姐

作者: 王禹周 | 发布日期:2017-05-22 | 阅读次数:

 苏书,06级英语专业的校友,2010年华电本科毕业,获全奖来到美国Auburn University,专业为Human Development and Family Studies, 2012年研究生毕业,2016年博士毕业。现任美国Ball State University Assistant Professor(tenure-track)。

宝自烁光,何忧其处

细小的电波让我认识了地球那边的一个人,数年前也许她也坐在我这个位置上,听着课,做着题。认识她,我学到了好多,相识恨晚。

十二个小时的时差,一边是太阳的馈赠,一边是月亮的眷顾,纵使这样,丝毫没有任何违和感。初与苏学姐交谈,有种旧友重逢的亲切。简单的寒暄之后,我抛出了我最初的小好奇——当初为什么选择在华电学习英语专业。问过之后,就有些后悔,因为涉及这样的问题不免会有些尴尬。但没想到是的,学姐很淡然地说,“当时,高考完以后是可以填报在北京专业排名更加靠前的学校,比如北二外,但是理工科类的院校风气相比外语院校更好,所以就选择了华电。华电因为专业的“小”,所以更加朴实,少了那些浮华,其实在大学四年,不仅仅是完成专业理论知识的学习,而是在一个相对“安静”的环境中,思考你的人生观和社会观,在一个比较浮躁的氛围下,对于你整个人的性格,林林总总的都有影响。周围的人对你影响很大,在学术以外还有很多其他的外在的诱惑。”其实像这样的理由,我还从未有想过,也从未见过对自己的未来这样负责的人。但进而让我产生了另外一个疑问,这也可能会是很多人的忧虑,就是来华电学英语会不会有挫败感。因为总觉得在很专业性的学校里学不同类别的专业,会有一丝莫名的(优越)异己感。不过学姐的回答让我隔着手机屏幕都感觉到那浓浓的自信和优越,她说,“完全不会,我觉得华电的英语系很好啊,给了我很多的沉淀。我一直觉得素质应该是全面的立体的,优秀的人不是因为环境而变得出色。那会儿我周围很多英语系的同学,的确有那种感觉。我现在的一些同事、科研合作者,跟我一样是professor,很多都是来自北大北师大心理学系或者是复旦毕业的,所以我一直也被认为是这几个学校的,但我都会毫无障碍地说,我是华电的。”事实上,听到最后一句话,一种无比自豪的荣誉感油然而生。的确如此,不论身在何处,向往一个目标,努力奋进,让自己变得更优秀,那跟身处何地学习什么又有何关系呢。

闲聊之中,苏学姐透露,上次她回华电的时候,本来要在英语系跟学弟学妹交流,让他们增加一些信心,但因为时间有限就错过了。我笑道,所以上帝派来了我这个小天使,来替你传达信心啊。欢笑过后,学姐说,“我觉得大学是非常美好的时光,抓住时间,做好自己的专业,然后同时多去经历,接触不一样的人和事。找到自己喜欢的和不喜欢的,去发现自己对于未来的期许和生活里的乐趣。这样的话,不管是读研还是工作,心之所在都会很快乐。还要对自己有信心,无论是那一个专业,是金子都会发光的。”学姐的话简单,但有力,掷地有声。平日里的心灵鸡汤我们喝得不少,但真正能到心底里去的,真的是屈指可数。看到苏学姐的求学之路、成功之路,我觉得这个事例本身比语言更有说服力。

少自应享,勿误其时

我很喜欢探索接近本心的问题,我觉得越触及内心往往就越令人有所收获。古时有三大恨事——鲥鱼多刺,海棠无香,红楼未完,当今时代有新三大恨事——学一个不爱的专业到博士毕业,做一份不爱的工作到退休,娶或嫁一个不爱的人到终老。由此可见,学自己不爱的专业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。所以,交谈中,我突然问苏学姐,你真的喜欢英语这个专业吗。本以为,学姐会大为吐槽一番,没想到的是,苏学姐激动地说,“我当初真的很喜欢英语专业。因为我是文科生嘛,但是我和其他文科生不同的一点是,我高中的时候就知道我将来会出国。我觉得像文科选专业,本来就比较少,然后工商管理这些我觉得更宽泛,好像没什么用。当时我知道我要出国,之后我肯定会换专业。所以我觉得这是先学英语打一个基础,因此就选了英语系。”交流愈深,愈觉得苏学姐的想法跟同龄人相比很超前,她能为自己以后做一个规划和设计,并好好筹备。不知不觉,敬佩之意愈加浓厚。

都说大一大二是最懵懂的时候,没有规划,没有前景,但对于苏学姐这样很优秀的人来说,大一大二应该会一直埋头学习准备出国吧。结果是很令我震惊的。学姐在大一大二的时候,当时就只是在准备英语专业的考试,并没有准备出国的事情。还有那时参加了很多学校的活动,比如大一的时候在艺术团待了一年,然后参加了校园奥斯卡——女生节,剩下的就是跳舞去了。学姐说她大一大二的时候基本就是跳舞,然后大二当志愿者。因为她是零六年入学的,正好赶上零八年奥运会。直到奥运会结束,大三开始,才开始到新东方上课,准备出国。她有句话说得特别好,“我觉得大学生最应该做的,就是享受大学生活。”

事实上,我已经料到苏学姐的大学生活是多姿多彩的,但大一大二活动那么多,是否有认真学习呢。其实学姐并没有让我失望,她说,“我大一大二的时候也有好好学习,因为当时英语系的氛围特别好,大家都很踏实。所以你说华电有多好吧!我大一大二的时候,虽然有很多学生活动,但我基本上除了上课就是去图书馆自习。然后就是准备考专四,专业四级在英语专业是必须要过的。虽然活动很多,但对于专业课都是很认真的。”由此可见,我们的苏学姐是一个自控能力很强的人。

喜自往随,尽挥其力

曾有人戏称女博士是第三类人群,这个社会多少会对此有点误解,我甚至觉得这就是谬论,但的确也令我好奇,读博的确是一件艰苦的事,尤其是博士毕业更为辛苦,那为什么学姐还是要读博呢。苏学姐说,“其实,起初我并没有决定要读博,我只是想读个研究生。我的方向是儿童心理学,就是一个小朋友在他处理一个社交问题的时候,研究她/他是如何反映的,她大脑里面的认知能力是如何变化的。这是我专业,也就是我目前所研究的。我开始是想研究生读完以后,去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工作,就完全没有想要读博。但我开始读研以后,发现我的导师非常非常厉害,就是属于在美国以及全世界这方面泰斗级的人物。跟他学习的其他同学也都非常优秀,而且我当时年龄很小,这个专业只有我一个中国人,同学全是美国人,她们都年龄很大,基本上比我大五岁左右。在美国一般就是先工作几年,然后再回来读研,还有就是已经研究生毕业,到学校来读博。我们是一块儿上专业课,跟他们接触接触之后觉得很有趣,很有意思。”但我觉得这并不是读博动机的全部,我继续追问她,最重要的原因是什么。她思索了一下,缓缓的说,“我觉得当你遇到一个很好的导师的时候,你就想学到他所有的本领。所以当时那种感觉就是,我好幸运,遇到这样一个超级牛的导师,所以才决定读博”,“其实我刚到美国的时候,拿到offer只是研究生,拿全奖的。第二年的时候,导师跟我说你要不要读博,这是想都没有想过的,可以说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的状态下,选择的读博士”,“当然,我非常喜欢我读书的这个地方,除了有很多各种各样的大牛什么的。学校也很漂亮,一个美国南方的小镇,天气很好,我就觉得生活很愉快。就很愿意在那儿待着,生活很舒服。”听着学姐娓娓道耒,我确切认为:在一个我喜欢的地方,跟一群我喜欢的人,向一个我喜欢的人,学我喜欢的事,就是我前进的动力。听起来就很幸福。

来自安之,极效其用

但事实上,现实很残酷,像苏学姐这样在求学路中一帆风顺的情况实在少见,大部分都是在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地方,跟一个并不是很喜欢的人,学着不喜欢的东西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的确生活很不美好,那我们该怎样做。苏学姐停顿了一下,的确如此,这无可厚非,她说“在国内,大学的专业由于高考是没办法很好的选择,你很可能选不到那个你真正喜欢的专业。所以我觉得,大学的时候,如果你很清楚知道这不是你喜欢的专业,那么你就要找到你喜欢的事情。其实年轻的时候,可能遇到很多你不喜欢的,但你有资本,你还有时间去重新寻找自己喜欢的”,她停顿一下又说:“但可能很多时候,我们学生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什么。其实,知道自己不喜欢什么,也是很好的事情。如果你真的遇到一个你不喜欢的专业。我觉得既然没法改变,你就先做好当下,然后通过选修感兴趣的课,或是辅修,去找到你喜欢的”,

的确,本科生也只能做到这些。

学姐继续又说,“你要喜欢做自己的事,还要遇到一个你喜欢的老师,在研究生阶段这有很大的自主选择空间,选导师之前,你一定是要跟他和他周围的人交流过。这样你才能去决定这个人是不是适合你”,她说:“确实我身边有很多不喜欢自己导师的人”,这一下就勾起了我的兴趣,连忙询问如何选导师,苏学姐回答到,“怎么选导师这个事情,网上很多网友也问过我。当时我有说过,就是你要跟老师交流,然后你要去找这个老师现在的学生,跟他们谈,然后看看你们俩除了在学术方面能够配合,个人以及其他方面是不是也有共同语言。这点很重要,很多时候你基本跟这个人谈一次话,你大概就知道这个人,你俩是不是合拍,他适不适合当你的导师。但国内我不太清楚研究生制度是怎么样。”

我觉得刚才的问题可以推广到整个人生,现在的求学,以后的工作,未来的家庭,方方面面,我们都会遇到自己的不喜欢,那个时候我们又该怎么办。学姐笑了一下,说,“我觉得在不喜欢的地方你也可以发现一些可取之处,我的根本观点是,你不喜欢的东西,如果你有能力去改变,那就去改变,你没有能力去改变,就不要抱怨,用尽全力去利用好其中优秀的东西”。

长夜漫漫,白日昭昭,跨越时空的交谈,拥有着日的明朗和夜的深邃。再多的粉饰也是狗尾续貂,有幸看过学姐的知乎,我把最喜欢的一句话作为结尾,送给你,也送给我。Choose the major that you are devoted to push the limits of knowledge forward, and keep swimming! It is a VERY difficult process, but it isupposed to be like that, otherwise everybody is a Dr. You can do it!